互联网上的信息成本

        相信大多数人上网的时候,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当属搜索引擎(谷歌、百度之类)。当然,有人拥有自己固定的收藏夹,平时上网一般没什么特别需求的话,搜索引擎也可以弃之不用的。但是对于我们用户来讲,收藏夹所起的作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是与搜索引擎一致的——减少信息的检索成本。

        在真实的商品交易环境中,成本是产商确定自己商品价格的重要参考因素。价格中一般包含了成本(很多种)与生产商的预期利润。信息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也许称为“服务”更合适),我们设想它也有着自己的“价格”属性,那么它的价格包含了哪些含义(组成),以及它的价格又是如何被决定的呢?

        假设,互联网上的信息供应是无上限的。这一点与真实的网络环境其实是十分接近的。当你在Google的搜索框里输入某个关键词之后,你所得到的搜索结果里面就包含了你所需要的信息,而且一般来说这种信息的供应是可以满足搜索者的需求的。故而,在特定条件下,信息的供应量无限。但是,在互联网上,信息的质量远比数量重要。

         借助传统商品世界的二元价格理论(P-Q),我们可以尝试建立起互联网世界的价格理论。P-Q形式的供给需求决定论完全可以搬到网络世界中来,而我们要做的仅仅是把Q(Quantity)改成Q(Quality)而已。至于纵轴的P(Price)我们可以不要改动,只是含义稍微变迁一下,理解为——人们在自由而广阔的互联网环境中,花在信息搜索上面的时间与精力之代“价”。传播学之集大成者施拉姆指出选择媒介的原则为(互联网当然也是一种媒介):选择的或然率=报偿的保证÷费力的程度。此处“报偿的保证”可理解为Quality,而“费力的程度”可理解为Price。故而,“选择的或然率”则表示下图中D曲线上某点与原点连线之斜率的倒数。若该点与原点连线的斜率较大,则用户选择该媒介(互联网)的可能性较小,反之亦然。

         对D曲线向下倾斜的解释:

倘若信息的搜索成本很高(沿D逐渐向左移动),也就是指获取该信息比较困难,那么相应地搜索者对他所找到的信息的质量便不会有太高的期望(亦即需求)。如果P很小,说明他对Q的期望比较高——这似乎是与常识相悖。事实上,倘若你有使用搜索引擎的经历,你会发现高质量的信息一般都出现在前几页,越往后去信息越来越不准确。所以,只要我们在搜索框里输入一个关键词,十有八九我们是能找到自己满意的答案的。基于这样一种经验,我们在敲击完回车之后待到页面输出结果,接下来往往就是从上至下慢慢地筛选信息。故而小P对应大Q。

         D曲线的移动:

这里引入“重要性”的概念,它表示相同的价格下我们对信息质量的期望值。期望值高,说明该信息对你比较重要;期望值低,说明该信息对你不那么重要。故而在检索重要信息时,花的代价比较大。         对供给曲线垂直于水平轴的解释:

互联网给我们提供的信息库在一定条件下(短期)是不会变动的,而且对于每个互联网用户来讲,互联网提供的信息与用户在检索方面所付出的努力无关——它是客观存在的,一直都在。以互联网上的搜索引擎(如Google)为例,它给我们提供的信息全是由那些可爱的Spider爬出来的,当然后面还有杰出的专家与精密的算法的功劳。短期来讲,消费者面临的供给曲线是一条特定的垂直于水平轴的直线。

          S曲线的移动:

前面说过,S曲线在短期内是特定的。但是在长期内S可以发生水平运动。要指出的是,此处的“长期”不一定有多长,也许比你想象的要短,同时又比“短期”长那么一点——毕竟互联网的新陈代谢是以秒计的。假若,Google搜索引擎采用了一项新的技术使得用户的检索更为高效快捷,那么S曲线是水平向右移动的。有鉴于此,我画出了Google、Baidu以及Sogou的供给曲线(仅供说明之用,不一定真实):补充说明:

        传统商品市场P-Q模型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所有的消费者对于同一种商品有着同样的效用。但是在信息市场里,这一点即使是再牵强也是不能成立的。前面说过,信息是一种“服务”,其效用体现在被服务者的主观评价上。将所有信息消费者的P—Q曲线加总,既无必要,也无意义。传统的商品市场是一种社会活动,市价由多方参与者共同决定。而互联网上信息的价格存在于每一个消费者的心里,反映在消费者检索信息所花的成本上。互联网向我们“索取”不同的价格,同时给予我们不同质量的信息产品。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西方经济学》在222页写道:“一级价格歧视下的资源配置是有效的,尽管此时垄断厂商剥夺了全部的消费者剩余。”可以认为,互联网的信息市场就是一个一级价格歧视市场。在现实生活中如此难以达到而只能出现在理论中的“一级价格歧视”,居然被互联网轻而易举地完成了!

        如果说传统商品交易中供应商图的是利润最大化,那么互联网中的供应商(如Google)图的又是什么呢?答曰:还是利润最大化。利润何在?来自广告收入。在我们检索信息查阅各个网站的时候,我们自觉或不自觉地把注意力出售给了形形色色的广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互联网时代用户的注意力是一项宝贵的资源,或曰一种新的货币——“Internet货币”;同时它还是互联网供应商的目标,正像传统交易中生产商总是盯着消费者的口袋一样。

      “上帝在为你关闭一扇门的同时,肯定也为你打开了一扇窗。”我们在得到某种东西的同时,肯定也是失去了某物的。就像资产负债表那样,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Google这样的大公司需要广告收入(当然还有其它收入来源)的支撑来维持搜索业务的运营。

       综上所述,互联网信息市场是一个一级价格歧视市场,消费者按自己的意愿支付相应的价格,得到相应的信息产品。每一位信息消费者,对于特定的信息产品,都有一条特定的、独特的P-Q需求曲线;而信息供给曲线的价格弹性为0。若搜索引擎能够变得更有效率,则S曲线向右移动,整个互联网的信息检索市场的“价格”将会降低,整个社会的福利水平将得到提高。

再下一站

       构建了xiaobean.com之后,或多或少地得到了一些做网站的经验。今天终于痛下杀手,再次从支付宝里挤出100多大洋,购买了一个大洋彼岸的空间以及.com域名。至于这个网站将会用来做什么,我还不是十分确定。但是我对电子商务一向持有浓厚兴趣。

       中国国旅再次大涨。电子商务选修课也将接近尾声。下周要去教院附中见习。网络教育应用课程还剩下笔记提交分析系统没做。下下周还要参加商学院的ERP沙盘模拟大赛。凡此种种,还真是多啊。貌似有点罗嗦了。

win7之powershell

        若不是上“web技术”课的时候,听到老师提起powershell,我还真不知道windows下面还有这号工具。上个学期在Ubuntu下面自学过一段时间的Shell编程,还算是有一定的基础吧。所以在网上找了一点关于powershell的资料,学个习先。

        要进入powershell,只需按下“windows”键,在搜索框里输入“powershell”按回车即可。如下图:

       作为windows下面的Shell程序,里面的很多命令与Linux下的不大一样。您要是感兴趣,可以自行下载资料学习之。但是,也有几个命令是与Ubuntu相同的。

  • ls命令:列出当前目录下所有的文件或文件夹的详细信息。
  • cd命令:change-directory——切换至新的工作目录。如,我的win7系统装在G盘,我想切换至G盘下的根目录,使用cd G:\命令,切换成功后屏幕上即会显示当前的工作目录。在此处运用ls命令,得到的列表便是G:\下的所有文件。

 

  • get-date命令:这个是powershell独有的命令,顾名思义,该命令的作用在于获取当前的日期时间信息。Linux下的对应命令是date。关于时间信息,Linux下还有两个命令cal和calendar。

 

以上只是一点点尝试,粗浅得很。还望高手不吝赐教。

web之css设计

去年寒假的时候还嚷嚷着要学Latex的——完全是受Cloudy的落园博客所激励——而现在却一直迟迟未动手。本学期开了一门《web技术应用开发》,这不第一个任务就已经下达了。一边看着《CSS、DHTML&Ajax》,一边埋头在Notepad++里面敲代码(可怜我的鼠标手啊,无名指都快麻木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发现CSS和Latex的语法,或者至少是本质方面是有些相近的。Latex是用来排版的,而web设计里面版面的设计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对用户来说其重要性甚至超过了实现它的技术本身。在CSS通过定义各种选择器然后在后文将其引用来实现排版布局;在Latex里面,貌似也是这样,只不过它里面把“选择器”称作“包”。嗯,真是越看越像!看来我要是把CSS摸透了,Latex应该也就不那么难搞了吧(陶醉下·· :)。

   下面是截图。当然还比较“素颜”,后期要是想把这个做好的话还得设计页面颜色、排版以及后台的一些功能程序(诸如php什么的)。就目前来说,就那样吧。短期内是没时间再修改了。

谷歌走了

相信这绝对不是个煽情的标题,但难逃煽情之嫌。
习惯了g.cn作为首页,习惯了“在谷歌百度一下”,
还习惯了谷歌的许多的其他产品······
谷歌走了,又来了个谷姐。但她真能比得上她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