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上的信息成本

        相信大多数人上网的时候,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当属搜索引擎(谷歌、百度之类)。当然,有人拥有自己固定的收藏夹,平时上网一般没什么特别需求的话,搜索引擎也可以弃之不用的。但是对于我们用户来讲,收藏夹所起的作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是与搜索引擎一致的——减少信息的检索成本。

        在真实的商品交易环境中,成本是产商确定自己商品价格的重要参考因素。价格中一般包含了成本(很多种)与生产商的预期利润。信息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也许称为“服务”更合适),我们设想它也有着自己的“价格”属性,那么它的价格包含了哪些含义(组成),以及它的价格又是如何被决定的呢?

        假设,互联网上的信息供应是无上限的。这一点与真实的网络环境其实是十分接近的。当你在Google的搜索框里输入某个关键词之后,你所得到的搜索结果里面就包含了你所需要的信息,而且一般来说这种信息的供应是可以满足搜索者的需求的。故而,在特定条件下,信息的供应量无限。但是,在互联网上,信息的质量远比数量重要。

         借助传统商品世界的二元价格理论(P-Q),我们可以尝试建立起互联网世界的价格理论。P-Q形式的供给需求决定论完全可以搬到网络世界中来,而我们要做的仅仅是把Q(Quantity)改成Q(Quality)而已。至于纵轴的P(Price)我们可以不要改动,只是含义稍微变迁一下,理解为——人们在自由而广阔的互联网环境中,花在信息搜索上面的时间与精力之代“价”。传播学之集大成者施拉姆指出选择媒介的原则为(互联网当然也是一种媒介):选择的或然率=报偿的保证÷费力的程度。此处“报偿的保证”可理解为Quality,而“费力的程度”可理解为Price。故而,“选择的或然率”则表示下图中D曲线上某点与原点连线之斜率的倒数。若该点与原点连线的斜率较大,则用户选择该媒介(互联网)的可能性较小,反之亦然。

         对D曲线向下倾斜的解释:

倘若信息的搜索成本很高(沿D逐渐向左移动),也就是指获取该信息比较困难,那么相应地搜索者对他所找到的信息的质量便不会有太高的期望(亦即需求)。如果P很小,说明他对Q的期望比较高——这似乎是与常识相悖。事实上,倘若你有使用搜索引擎的经历,你会发现高质量的信息一般都出现在前几页,越往后去信息越来越不准确。所以,只要我们在搜索框里输入一个关键词,十有八九我们是能找到自己满意的答案的。基于这样一种经验,我们在敲击完回车之后待到页面输出结果,接下来往往就是从上至下慢慢地筛选信息。故而小P对应大Q。

         D曲线的移动:

这里引入“重要性”的概念,它表示相同的价格下我们对信息质量的期望值。期望值高,说明该信息对你比较重要;期望值低,说明该信息对你不那么重要。故而在检索重要信息时,花的代价比较大。         对供给曲线垂直于水平轴的解释:

互联网给我们提供的信息库在一定条件下(短期)是不会变动的,而且对于每个互联网用户来讲,互联网提供的信息与用户在检索方面所付出的努力无关——它是客观存在的,一直都在。以互联网上的搜索引擎(如Google)为例,它给我们提供的信息全是由那些可爱的Spider爬出来的,当然后面还有杰出的专家与精密的算法的功劳。短期来讲,消费者面临的供给曲线是一条特定的垂直于水平轴的直线。

          S曲线的移动:

前面说过,S曲线在短期内是特定的。但是在长期内S可以发生水平运动。要指出的是,此处的“长期”不一定有多长,也许比你想象的要短,同时又比“短期”长那么一点——毕竟互联网的新陈代谢是以秒计的。假若,Google搜索引擎采用了一项新的技术使得用户的检索更为高效快捷,那么S曲线是水平向右移动的。有鉴于此,我画出了Google、Baidu以及Sogou的供给曲线(仅供说明之用,不一定真实):补充说明:

        传统商品市场P-Q模型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所有的消费者对于同一种商品有着同样的效用。但是在信息市场里,这一点即使是再牵强也是不能成立的。前面说过,信息是一种“服务”,其效用体现在被服务者的主观评价上。将所有信息消费者的P—Q曲线加总,既无必要,也无意义。传统的商品市场是一种社会活动,市价由多方参与者共同决定。而互联网上信息的价格存在于每一个消费者的心里,反映在消费者检索信息所花的成本上。互联网向我们“索取”不同的价格,同时给予我们不同质量的信息产品。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西方经济学》在222页写道:“一级价格歧视下的资源配置是有效的,尽管此时垄断厂商剥夺了全部的消费者剩余。”可以认为,互联网的信息市场就是一个一级价格歧视市场。在现实生活中如此难以达到而只能出现在理论中的“一级价格歧视”,居然被互联网轻而易举地完成了!

        如果说传统商品交易中供应商图的是利润最大化,那么互联网中的供应商(如Google)图的又是什么呢?答曰:还是利润最大化。利润何在?来自广告收入。在我们检索信息查阅各个网站的时候,我们自觉或不自觉地把注意力出售给了形形色色的广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互联网时代用户的注意力是一项宝贵的资源,或曰一种新的货币——“Internet货币”;同时它还是互联网供应商的目标,正像传统交易中生产商总是盯着消费者的口袋一样。

      “上帝在为你关闭一扇门的同时,肯定也为你打开了一扇窗。”我们在得到某种东西的同时,肯定也是失去了某物的。就像资产负债表那样,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Google这样的大公司需要广告收入(当然还有其它收入来源)的支撑来维持搜索业务的运营。

       综上所述,互联网信息市场是一个一级价格歧视市场,消费者按自己的意愿支付相应的价格,得到相应的信息产品。每一位信息消费者,对于特定的信息产品,都有一条特定的、独特的P-Q需求曲线;而信息供给曲线的价格弹性为0。若搜索引擎能够变得更有效率,则S曲线向右移动,整个互联网的信息检索市场的“价格”将会降低,整个社会的福利水平将得到提高。

关于“经济学批判”的一些材料佐证

         在看索罗斯那本书的过程中,确实有很多我事先没有想到的内容出现。索罗斯提出的“相关反射性”理论我不知道前人有无类似的研究,而且我也没能深刻理解其观点,不过我感觉还是有一定的道理。

         令我惊奇的是,索罗斯对当下的经济学发表了一些自己的观点。下面摘录其中的一处:

经济学理论声称,在一般均衡的情况下,无形之手会确保资源的最佳分配。这意味着,人们对自身利益的追求也间接地服务于公众利益。这就给了个人利益和利润动机以道德上的许可,允许其取代象诚实、正直、为他人着想等美德。

市场原教旨主义的论点有几处站不住脚。第一,金融市场不是趋向均衡。一般均衡论(general equilibrium theory) 认定供给与需求的状况是独立存在的,市场的无形之手继而会将供给与需求导向均衡。这种说法忽略了市场价格与潜在的供给与需求情况之间的相关环形反馈;也忽略了隐蔽在市场机制背后的政治程序的有形之手的作用。

第二,一般均衡论认为资源的初始分配是既定的,这排除了社会公平正义的考量。更重要的是,该理论假定人们知道自身的利益是什么,而且知道怎样最好地追求这个利益。实际上,在人的想法与事实之间有很大的差距。 

         高鸿业的《西方经济学》在每章结束的时候都有一个“结束语”:先是对本章内容作一下概括,然后指出现实中其理论的不足之处。高老认为,经济学是一门带有阶级意识形态的社会科学,在我们学习西方经济学的时候尤应注意有选择地吸收;在整体上持否定态度,然而在局部又要学习其研究的方法论。

     “西方经济学脱离了其所处社会的生产关系,故而不论是在原始社会,还是在资本主义社会,其理论是不加以区别的。”高老还提到了,西方经济学忽视了或者说是忽略了“价值”所起的作用——这一点见诸于马克思的作品。例如,人们如果真的一味地追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而不具备我们现在所认可的基本伦理道德,社会将不复成为社会,或者说这样的社会是不能正常运转的。

         总之,西方经济学的“建模”过于简洁,以至于从整体看来其理论不能有效地应用于实际的生产生活。作为一门社会学科,我们不可能希冀经济学能够得到像物理那些自然科学一样的公式。从系统论的观点来看,社会这个大系统的内部组成以及各组成部分之间的影响作用实在是太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