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路

2月21日起,我开始了“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确切地讲,早上7:00起床,7:40到达学校东门坐车;晚上8:00下班,步行至8:40PM抵达八佰伴公交站乘坐回校的105路,经1h返回学校东门,然后换骑凤凰经过一食堂超市,购入两块面包外加一盒酸酸乳,作为夜宵以及第二日的早餐。

工作的近一个月,总算体验到了和学校和宿舍不一样的感觉。大学3年半都默默无闻地消耗在了学校校园里——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宿舍里,在电脑里。回想我的大学,学业上无甚建树,娱乐上和高中相比唯一的不同就是学会了打篮球,不知道有多少光阴是在东边的球场上度过的。平凡的人,平淡的生活,我还是原来的我。

21岁的年纪,我觉得自己还有许多需要打磨的地方,我愿意接受未来生活里接踵而至的种种挑战与困苦。只是祈求到时,不会忘了自己最初的梦想以及来时的路。自己的目标,父母的压力,促使我必须勇敢地面对未来的生活,独自一人。生活,千万不要沦为生存。最好能做一个清醒的旁观者。

晚上每次经过八佰伴,总能看见橱窗里展示的LV及各色的明星代言招贴画,还有各式的汽车停在道路边上。人群结伴而行,在橘黄的灯光下四散而去。路经巷口,总能听见一首温柔的英文歌曲飘然而至,那是“酒吧音乐”的小贩在贩卖CD。音乐声渐渐远去,迷离而疲倦的双眼勉强支撑着眼皮,向着下一个红绿灯,那儿有105路……

Walden,旅行的艺术(1)

          最近看了《Walden》和《旅行的艺术》两本书。前者是在Google上搜索“pick-up books”无意中发现的,看完介绍后才发现原来是一本年代久远的书;后者则是暑假实习不成转而打算北上看看,上网查找旅游指南时看到的。

         《Walden》是英文原著,看起来多多少少有些不方便,很多地方只能囫囵吞枣一带而过,未能得其要义。作者两年中居住在小镇边缘靠近Walden湖旁边自建的小木屋里,饮食起居自力更生,得出人们其实本可以不用像现代人们那样辛苦便可悠闲生活的结论。还包括他对于生命生活的一些深层次的思考。本书写于19世纪,正值中国清末,而这正是中国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逐步瓦解之际。作者的小木屋生活,或者说是“隐士”生活(作者并不认为自己是在作为“隐士”而生活,因为他也会和来访的客人交谈、和当地农民往来),不正是一种自给自足的“封闭经济”吗?

          在学习近代史的课堂上,我们发现“小农经济”总是与“狭隘、保守”等贬义词联系在一起,以现代人的眼光来抒发我们对其深恶痛绝之情。也许现在的市场经济确实比封建的经济形式要高级许多,但从个人的角度来讲,我们不敢苟同。社会的发展进步不必然带来个体效用的提高,现代人不一定就比原始社会仰望星空的原始人幸福(这一点我对《Industrial society and its future》里的表述持赞成态度)。

         很多东西仅仅是社会发展所需要的,个人却不一定需要。社会需要先进的通讯工具来满足商业等方面的发展,我们个人不一定需要——因为古人通过“鸿雁传书、鱼传尺素”照样活得有滋有润。先进的通讯工具加快了我们的生活节奏,原以为速度的加快会给我们自己留下更多的闲暇时间来享受生活,但结果并没那么美好。我们就像在跑步机上运动,开始速度很慢,我们还能闲庭信步;然后速度逐渐加快,双脚的移动频率加剧,身心处于紧张状态以应对跑得越来越快的传送带,防止滑倒;为了不至于滑倒,我们只能随着传送带运动,它快,我们要更快。精疲力竭,速度跟不上者将被“淘汰”(达尔文的《进化论》使该词分量陡增)。这是社会的运行机制。不是早有先哲预言么,人类就是不被外来因素所毁灭,自己也会把自己玩死的。这断言预测的时间太过遥远,加之我对自己的生活仍然还残存念想,故而不敢妄加评论。但是确实有理,对吧。

         我对作者的那种小生活心怀羡慕之情。但是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O(∩_∩)O~),我还不能就此归隐田园,这也许可以作为借鉴,若干年之后再来体验吧!

实习信息

          又到了暑假,想到虽然考研但总不至于暑假连门都不出吧,于是有了实习的冲动。回首自己三年来的各种面试,成功的次数屈指可数,好在我心理素质够强,居然挺了下来。去年暑假跑去环球雅思面试英语助教,下场不怎么好。所以去年暑假完全是宅在宿舍的。惭愧啊——除了三分球稍有长进,没啥其它特殊成就。

         前一段时间刚去阿里巴巴面试,感觉实际情况不像我想的那样,可能又要夭折了。我现在的兴趣主要在经济金融互联网(IT技术除外,基本功不行)方面,具体来说就是电子商务以及证券、保险、银行那一块。当然,如果有其他的岗位,我也很愿意尝试一下,我会很好学的!

         不知有人有相关的信息吗?

大学生电影节

         在影视写作课上,老师给我们观看了大学生电影节的一些作品。从制作手法上说,也许号称3D的动画作品实际上也就是2D的,但是仍然很羡慕他们能够做出这样的作品——对于在校的大学生来说已实属不易,至少我没有那个才能。课上看了4部作品,分别是动画“武松打虎”“东施效颦”以及短片“搬迁”,还有奥美广告单元的联想笔记本广告。

        不谦虚地讲,拍短片、做动画还有做广告这些东西我以前都有考虑过,但是由于自己本身学艺不精以及执行力的问题,终于落得通通夭折的下场。看着别人做出来的作品,心里总是会出现纠结的情绪。构思比较简单,手法也并非十分高超,为何我自己动手就是做不出来呢?

       仔细想想,自己奢望而不可及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想要而不去做,去做而又不成,不怪别人,只能怨自己。

世博开幕式

          刚看完开幕式,感觉节目不错。相比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节目的大众化,世博的节目显得更时髦、更加国际化。有非洲的欢快,毛利的激昂,日本的柔情,不一而足。刚开场的时候,听到那首熟悉的合奏,喜欢凑热闹的我立即瞎猜了一个名字:约翰施特劳斯圆舞曲。上网查了才知道人家叫“蓝色多瑙河”,也是圆舞曲。虽然没人要求对音乐的了解要达到什么水平,但是那些经典的曲目还是知道的比较好。

         谷村新司的《星》相信引起了很多中国人的共鸣,不知道外国人感觉怎样。对于这个一衣带水的邻邦,中国一直怀着一种复杂的感情。客观地讲,日本在文艺方面的造诣确实较高——至少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同。然而很久以前,它曾受教于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