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信息

          又到了暑假,想到虽然考研但总不至于暑假连门都不出吧,于是有了实习的冲动。回首自己三年来的各种面试,成功的次数屈指可数,好在我心理素质够强,居然挺了下来。去年暑假跑去环球雅思面试英语助教,下场不怎么好。所以去年暑假完全是宅在宿舍的。惭愧啊——除了三分球稍有长进,没啥其它特殊成就。

         前一段时间刚去阿里巴巴面试,感觉实际情况不像我想的那样,可能又要夭折了。我现在的兴趣主要在经济金融互联网(IT技术除外,基本功不行)方面,具体来说就是电子商务以及证券、保险、银行那一块。当然,如果有其他的岗位,我也很愿意尝试一下,我会很好学的!

         不知有人有相关的信息吗?

再下一站

       构建了xiaobean.com之后,或多或少地得到了一些做网站的经验。今天终于痛下杀手,再次从支付宝里挤出100多大洋,购买了一个大洋彼岸的空间以及.com域名。至于这个网站将会用来做什么,我还不是十分确定。但是我对电子商务一向持有浓厚兴趣。

       中国国旅再次大涨。电子商务选修课也将接近尾声。下周要去教院附中见习。网络教育应用课程还剩下笔记提交分析系统没做。下下周还要参加商学院的ERP沙盘模拟大赛。凡此种种,还真是多啊。貌似有点罗嗦了。

今日股市

 

         当初看上“中国国旅”,主要是因为在经济大背景仍处于非亢奋状态时,旅游似乎有着回暖的迹象。而且,电子商务本身有着巨大的发展前景(我的校选修课就是电子商务)。中国国旅作为一家“国”字头企业,本身就实力非凡,再加之充分地运用互联网平台实现各项资源的整合,我相信它的预期应该是不错的。而且,我倾向于长期的价值取向而非短期的投机。正好世博开放在即,不管概念与否,都是一个良好的契机——今天的表现正是说明了这一点。股市上往往喜欢炒“概念”,而且还不亦乐乎。从“奥运会”到“3G”,再到“物联网”,再到如今的“世博”概念股,人们总是趋之若鹜。不过,事实证明,这种跟风也有其效果,至少短期是这样。

        记得有一位经济学家说过,中国的股市连正规的赌场都不如,因为正规的赌场里至少还能保证对手不知道你的底牌。短暂的概念过后,股市空余一片狼藉。在这个过程中有人满载而归,相应地就有人怅然神伤。股市本身作为一个提供融资之便的资本市场,却被过多地用来投机取巧,完全违背了正常的价值规律。要知道,股市本身并不能创造财富,真正创造财富的是那些利用股市融资资金进行生产的企业们。生产活动才是社会财富增长的基本原理。

        作为国家重点支持产业的电子商务,未来的前景应该是十分广阔的。身处web 2.0时代,互联网的足迹早已踏入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并将发挥重要影响。

非诚勿扰

         《非诚勿扰》的节目看过好几集,且还被老师用来在课堂上作过案例。怎么说呢,节目确实比较有意思,符合大众娱乐的口味,我在闲来无事的时候就看上一集,一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被kill掉了。听说该节目的模式引自美国,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凡是火的节目都是产自美国呢?中国的电视媒体从业人员怎么就不能拿出点自己的创意呢?老是把人家的东西搬过来再“本土化”一下,虽然反响是不错,但总跟着别人的屁股后面,羞不羞啊?前有“超级女声”,后有“非诚勿扰”。说到底,还是个创新的问题——当然也不止于中国的媒体行业。

          如今“眼球经济”时代,观众的注意力在这个花花世界变得飘忽不定。那媒体当然得想办法吸引眼球啊。《非诚勿扰》里的女嘉宾,大体来说还是不错的,有的风情,有的妩媚,千娇百态,应有尽有。这年头,没有美女,谁看啊!

         理性的人构成理性的社会。“现代生活是由理性的核算、理性的技术、理性的法律和由此产生的理性的经济道德、理性的精神以及生活态度的理性化所构成的。”(马克斯·韦伯语)现代人确实够理性的,婚姻爱情当然也包括其中。没办法,现代人忙啊,还得操心自己的终身大事,他们迫切需要一种能够最大程度地降低寻找配偶的成本(时间和精力,以及货币成本)。于是乎,各种交友、征婚网站应运而生,也算是“电子商务”的应用之一。

         在《人类行为的经济分析》的一篇讨论婚姻的文章里,贝克尔得出结论:早婚既包括幸运者又包括悲观主义者,而晚婚则既包括不幸者又包括乐观主义者。我不知道,我现在是否属于乐观主义者,抑或将来会成为所谓的不幸者,总之,我对这些旨在减少爱情婚姻的找寻成本的“平台”多少有些抵触情绪。

        理性的社会,可以将一切的事物予以量化。然而,我觉得有些东西是不方便量化的;或者说“量化”就是一种对自我的亵渎——亵渎的首先是自己。女嘉宾们一一亮出自己期待的配偶标准——有多少钱,身高多高,外貌如何等等——然后选秀一般选出如意郎君。也许我说的“量化”并不等同于“数字”化,而是意味着一种确定性。人们按照自己心中的一道道标准来甄选配偶朋友,固然有其便利之处,但是在其确定标准的那一刻起同时也意味着摒弃了其它的多样选择。茫茫人海,若能相逢,那叫“缘分”,此缘分来之不易。今有先进的通讯手段,我们可以制造“缘分”了。在我看来,人造的不如自然的。人类做的事情太多太多,对外部的世界也干扰得太多太多。如今,他的手伸到我们自己内部来了。他要安排我们的衣食住行,除此之外还又干起了媒婆的营生。

       很多人已经习惯了这种人为。但我看不惯这种人为。安能摧眉折腰,使我不得开心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