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诚勿扰

         《非诚勿扰》的节目看过好几集,且还被老师用来在课堂上作过案例。怎么说呢,节目确实比较有意思,符合大众娱乐的口味,我在闲来无事的时候就看上一集,一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被kill掉了。听说该节目的模式引自美国,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凡是火的节目都是产自美国呢?中国的电视媒体从业人员怎么就不能拿出点自己的创意呢?老是把人家的东西搬过来再“本土化”一下,虽然反响是不错,但总跟着别人的屁股后面,羞不羞啊?前有“超级女声”,后有“非诚勿扰”。说到底,还是个创新的问题——当然也不止于中国的媒体行业。

          如今“眼球经济”时代,观众的注意力在这个花花世界变得飘忽不定。那媒体当然得想办法吸引眼球啊。《非诚勿扰》里的女嘉宾,大体来说还是不错的,有的风情,有的妩媚,千娇百态,应有尽有。这年头,没有美女,谁看啊!

         理性的人构成理性的社会。“现代生活是由理性的核算、理性的技术、理性的法律和由此产生的理性的经济道德、理性的精神以及生活态度的理性化所构成的。”(马克斯·韦伯语)现代人确实够理性的,婚姻爱情当然也包括其中。没办法,现代人忙啊,还得操心自己的终身大事,他们迫切需要一种能够最大程度地降低寻找配偶的成本(时间和精力,以及货币成本)。于是乎,各种交友、征婚网站应运而生,也算是“电子商务”的应用之一。

         在《人类行为的经济分析》的一篇讨论婚姻的文章里,贝克尔得出结论:早婚既包括幸运者又包括悲观主义者,而晚婚则既包括不幸者又包括乐观主义者。我不知道,我现在是否属于乐观主义者,抑或将来会成为所谓的不幸者,总之,我对这些旨在减少爱情婚姻的找寻成本的“平台”多少有些抵触情绪。

        理性的社会,可以将一切的事物予以量化。然而,我觉得有些东西是不方便量化的;或者说“量化”就是一种对自我的亵渎——亵渎的首先是自己。女嘉宾们一一亮出自己期待的配偶标准——有多少钱,身高多高,外貌如何等等——然后选秀一般选出如意郎君。也许我说的“量化”并不等同于“数字”化,而是意味着一种确定性。人们按照自己心中的一道道标准来甄选配偶朋友,固然有其便利之处,但是在其确定标准的那一刻起同时也意味着摒弃了其它的多样选择。茫茫人海,若能相逢,那叫“缘分”,此缘分来之不易。今有先进的通讯手段,我们可以制造“缘分”了。在我看来,人造的不如自然的。人类做的事情太多太多,对外部的世界也干扰得太多太多。如今,他的手伸到我们自己内部来了。他要安排我们的衣食住行,除此之外还又干起了媒婆的营生。

       很多人已经习惯了这种人为。但我看不惯这种人为。安能摧眉折腰,使我不得开心颜!

我的个人网站

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独立网站一直就是我的一个愿望。还记得去年暑假在宿舍宅了两个月,过着宿舍——球场——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不过一点都没觉着无聊。其间一个月黑风高的傍晚,外面大雨漓漓,我怀揣着工行的牡丹卡跑到一食堂的ATM上,“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地汇出了我的域名购买费用。

其后,建站的激情尽管偶有褪去,时断时续,但是心里总有那么一件事让我耿耿于怀。上学期末,在视频教程的指导下,于本机成功构建了wordpress博客网站。本机测试的时候,当接到桂园女同学打电话过来报以成功的信息时,我的心情是多么的激动!

www.xiaobean.com

从此以后我也算是有了自己的一个家,路漫漫修远兮,还有好多东西需要学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