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骚的季节

         风景既美,此边独骚。

        信步校园,赏其美兮。目光所及,俊男美女,皆数风流。美女者,香臂玉腿,多泄春光;高跟水晶,倍增妩媚。其肤白也,珍珠失色,行人侧目;其窈窕也,令我心动,不知何措。

       余常思也:迫而察之,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匪我心虚,只因子美,茶饭不思。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无良媒以接欢兮,托微波而通辞。愿与携手,共赴围城。

       烈日炎炎,球场欢腾。何也?荷尔蒙多也。多乎哉?不多也。运动武装,凌波微步,命予上苍,一球中的,满座皆呼。

       豪男壮志,动如脱兔;媚女多娇,流风回雪。乱我心者,洛神之思。此为风骚之季也,故作留念。

《Alice in the wonderland》里的“神兽”们

记得以前有好事者在网上做了一个“十大神兽”的排名,什么“草泥马”之流纷纷榜上有名。我看了《爱丽丝梦游仙境历险记》,发现里面有特点的“神兽”也不少啊。

  • 肥猫

肥胖的身躯,蓝色的眼睛,漂浮在空中,还时不时空中转体,玩个“湮灭”,化作青烟“羽化登仙”然后飘然而去。不得不说,这只猫的长相让我想起了可爱的加菲猫。

  • 大狗

我本人是比较喜欢狗的,尤其是那种耷拉着耳朵的狗。喝了神奇药水身体缩小的爱丽丝恰好可以把它当做自己的坐骑。

  • 扑克牌兵

以前看过一部获奖的动画短片,大致上就是讲扑克战的。把各式扑克牌想象成天上的战斗机,海里的核潜艇,陆地上的高射炮,总之是尽可能地模拟战斗的情况,打得那叫一个惨烈啊!本片最后双方开战的时候,双方站在类似国际象棋棋盘的地板上,着实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 兔子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年《功夫熊猫》里面那只肥熊猫的师傅就是一只老兔子。《Alice in the wonderland》里的兔子感觉倒也没什么特点,就是可爱点,搞笑点。

  • 恐龙

我们的图腾是“龙”,但老外一直以为是“dinosaur”,搞得我们误会很多。本片里仍然延续西方世界对“dinosaur”一贯的恶棍形象,让那只面目可憎的恐龙最终死于Alice之手。记得有一部电影里面的男主人公说了这么一句台词:

大有个屁用,恐龙也大,照样完蛋!

至于影片的结尾,提到了“China”,我不知道是因为原著有这么一段呢,还是编剧跟风,顺便地掺入了一点“中国元素”。

大学生电影节

         在影视写作课上,老师给我们观看了大学生电影节的一些作品。从制作手法上说,也许号称3D的动画作品实际上也就是2D的,但是仍然很羡慕他们能够做出这样的作品——对于在校的大学生来说已实属不易,至少我没有那个才能。课上看了4部作品,分别是动画“武松打虎”“东施效颦”以及短片“搬迁”,还有奥美广告单元的联想笔记本广告。

        不谦虚地讲,拍短片、做动画还有做广告这些东西我以前都有考虑过,但是由于自己本身学艺不精以及执行力的问题,终于落得通通夭折的下场。看着别人做出来的作品,心里总是会出现纠结的情绪。构思比较简单,手法也并非十分高超,为何我自己动手就是做不出来呢?

       仔细想想,自己奢望而不可及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想要而不去做,去做而又不成,不怪别人,只能怨自己。

世博开幕式

          刚看完开幕式,感觉节目不错。相比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节目的大众化,世博的节目显得更时髦、更加国际化。有非洲的欢快,毛利的激昂,日本的柔情,不一而足。刚开场的时候,听到那首熟悉的合奏,喜欢凑热闹的我立即瞎猜了一个名字:约翰施特劳斯圆舞曲。上网查了才知道人家叫“蓝色多瑙河”,也是圆舞曲。虽然没人要求对音乐的了解要达到什么水平,但是那些经典的曲目还是知道的比较好。

         谷村新司的《星》相信引起了很多中国人的共鸣,不知道外国人感觉怎样。对于这个一衣带水的邻邦,中国一直怀着一种复杂的感情。客观地讲,日本在文艺方面的造诣确实较高——至少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同。然而很久以前,它曾受教于中国。

非诚勿扰

         《非诚勿扰》的节目看过好几集,且还被老师用来在课堂上作过案例。怎么说呢,节目确实比较有意思,符合大众娱乐的口味,我在闲来无事的时候就看上一集,一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被kill掉了。听说该节目的模式引自美国,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凡是火的节目都是产自美国呢?中国的电视媒体从业人员怎么就不能拿出点自己的创意呢?老是把人家的东西搬过来再“本土化”一下,虽然反响是不错,但总跟着别人的屁股后面,羞不羞啊?前有“超级女声”,后有“非诚勿扰”。说到底,还是个创新的问题——当然也不止于中国的媒体行业。

          如今“眼球经济”时代,观众的注意力在这个花花世界变得飘忽不定。那媒体当然得想办法吸引眼球啊。《非诚勿扰》里的女嘉宾,大体来说还是不错的,有的风情,有的妩媚,千娇百态,应有尽有。这年头,没有美女,谁看啊!

         理性的人构成理性的社会。“现代生活是由理性的核算、理性的技术、理性的法律和由此产生的理性的经济道德、理性的精神以及生活态度的理性化所构成的。”(马克斯·韦伯语)现代人确实够理性的,婚姻爱情当然也包括其中。没办法,现代人忙啊,还得操心自己的终身大事,他们迫切需要一种能够最大程度地降低寻找配偶的成本(时间和精力,以及货币成本)。于是乎,各种交友、征婚网站应运而生,也算是“电子商务”的应用之一。

         在《人类行为的经济分析》的一篇讨论婚姻的文章里,贝克尔得出结论:早婚既包括幸运者又包括悲观主义者,而晚婚则既包括不幸者又包括乐观主义者。我不知道,我现在是否属于乐观主义者,抑或将来会成为所谓的不幸者,总之,我对这些旨在减少爱情婚姻的找寻成本的“平台”多少有些抵触情绪。

        理性的社会,可以将一切的事物予以量化。然而,我觉得有些东西是不方便量化的;或者说“量化”就是一种对自我的亵渎——亵渎的首先是自己。女嘉宾们一一亮出自己期待的配偶标准——有多少钱,身高多高,外貌如何等等——然后选秀一般选出如意郎君。也许我说的“量化”并不等同于“数字”化,而是意味着一种确定性。人们按照自己心中的一道道标准来甄选配偶朋友,固然有其便利之处,但是在其确定标准的那一刻起同时也意味着摒弃了其它的多样选择。茫茫人海,若能相逢,那叫“缘分”,此缘分来之不易。今有先进的通讯手段,我们可以制造“缘分”了。在我看来,人造的不如自然的。人类做的事情太多太多,对外部的世界也干扰得太多太多。如今,他的手伸到我们自己内部来了。他要安排我们的衣食住行,除此之外还又干起了媒婆的营生。

       很多人已经习惯了这种人为。但我看不惯这种人为。安能摧眉折腰,使我不得开心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