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班

诸事不顺。一群小屁孩在家里吵闹,玩我的iPad,吵得我不能睡觉;洗澡之前衣服裤子全脱了,结果发现点不燃热水器;去公司值班半路发现没带钥匙,于是原路返回。
出门之前,三舅说我穿的像疯子——一双国产人字拖,运动短裤以及夏天穿的T恤。一路上美女不少,感觉都在对我笑。经过苏荷酒吧,一片灯红酒绿,这些人啊,真是腐朽,我在心里小小地鄙视了下。
到了公司门口,保安哥说你是楼上做外汇的吧,我说是。接着还帮我按电梯,到这里我心情已然舒畅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