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亚里士多德把柏拉图的信条解释为:“事物因分有形式而创造出来,它们又因丧失形式而衰亡。”

 

换言之,柏拉图的目的在于建立一种历史主义的社会理论。这个尝试经由卢梭而重振活力,并因孔德和穆勒、因黑格尔和马克思而风行于世。

K113成都至昆明19小时见闻

http://www.douban.com/note/270686132/

8月1号下午匆忙吃完中饭便打车前往成都北站。明明只有几分钟的路程途中遭遇司机给车加气以及堵车,无故拖延了许多时间。好在之前旅行指南上面提醒过,遇到加气这种情况甚至拒载时,一定要保持淡定!好奇的是,无锡那边出租车烧气的时间貌似不长,但成都这边已然有了很久的历史了。而且司机告诉我,无锡等东部城市的天然气都是来自于成都地区,也就是“西气东输”工程。

抵达火车站,直接检票上车,却发现过道里塞满了无座的人,不由得庆幸自己买到了有座位的票,哈哈。坐在对面的是两位93年小孩,一位来自湖南,一位来自四川本地,一女一男,工作学习皆是与中医相关。女孩阅历比较丰富,高中毕业到现在已经跑了许多地方,这次准备去丽江找工作试试;男孩长得比较清秀,讲话也是斯斯文文,措辞充满特有的学生味道,他遵从家里的安排在学校学习中医,自己对此也是颇有兴趣。

以前坐火车,从湖南到广东,一路上几乎没有风景可言,漫漫旅途只能对着窗外的泥土发呆。但是这一次行程,路上的风景还真不少,有些可能还是你平常即使去旅游景点都看不到的。有山,有河,还有当地居民的生活状态也能瞥见一二。列车驶出成都平原,慢慢进入山区,先是小土山,然后是壁立千仞的大山,裸露的岩石经过多少年的风吹日晒之后此时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冷峻的深色光芒,此情此景犹如去年9月山脚之下初次见到黄山。山体被绿色遮盖,山脚之下有农田,排列得好似豆腐块,一片青葱。有山必有水。但四川的水远没有江南水乡的清澈透明,它是裹挟着泥土的黄色,浩荡向前,颇有一丝豪迈的意思。河流大多不宽,有些地方还建立起了小型水力发电站。

铁轨宛如长蛇,穿越山洞与隧道,将偏远的少数民族与肥沃的天府平原连接在了一起。铁道两旁不时能看见简陋的居民房,男人在屋外的小饭桌上吃着晚饭,对于火车的到来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奇或惊喜,不远处狼狗独自游荡,屋旁长着一片玉米地,四川人管玉米叫“苞谷”,背着竹篓衣着朴素的老奶奶正好劳作完从窗口经过,你想来张照片,结果马上她就消失在视线之外。远处山上能看见三个小点,前一后二,肩挑背扛,沿着一条半山腰的斜路下坡回家。山腰土质疏松,加之植被的破坏,倘若下起暴雨,即使想给这里修上一条水泥路也是不现实的吧。列车不知疲倦,一往无前,偶尔停下歇息几分钟。也有小孩在两列铁轨之间的安全岛上玩游戏,那种游戏我记得自己小时候也玩过,旁边小孩的母亲们在交谈生活琐事,还有一个小女孩牵着小狗在玩,不时粗暴对待,但小狗仿佛也不生气,主人到哪它也就随从地跟到哪,就连小女孩用拖鞋调戏它也并不介意,总是十分配合。

我是靠窗的座位,坐在我对角线方位越过走道坐着一位浓眉姑娘,眼睛有神,皮肤略黑,年纪应该不大的。刚开始她很拘谨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旅行包就放在了自己的座椅底下,脚上穿着一双干净的帆布鞋,可爱的地方在于她在鞋子的边上挂了一个黄色的smile笑脸别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