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读书单

  1.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2. 《每周工作4小时》
  3. 《华尔街追梦实录》
  4. 《30岁前别结婚》
  5. 《富同学穷同学》
  6. 《24堂财富课:陈志武与女儿谈商业模式》
  7. 《商业模式新生代(个人篇)》
  8. 《MBA教不了的创富课》
  9. 《真希望我20几岁就知道的事》
  10. 《男人这东西》

转自《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第四十七篇《果冻世界——前篇:物质的尽头》
我:“你好。”
其实这种打招呼已经是我的一种习惯了,之后的顺序是:习惯性的微笑一下→坐下→打开本子→掏出录音笔→按下→拿出笔→拧开笔帽→看着对方→观察对方→等待开始。
但是眼前的她,并没看我。
这位患者大约30岁上下,脸上那种小女孩的青涩还没有完全的褪去,但是已经具备了成熟女人的妩媚和性感——而且没化妆。必须承认,她很动人——不是漂亮,是动人。不敢说漂亮女人我见多了,但是也见过不少。她这种动人类型的,直接和她对视的话,男的有一个算一个,都能“电”的半死不活的。当然,至于是否表现出来,那就看个人素质了。例如说我吧,我就是表现出来的那种——双眼闪亮了一下。
眼前的她盘腿坐在椅子上,眼睛迷茫的看着前方。虽然她的前方就是我,但是我确定她没看我,而是那么空洞的看着前方。就是说:不管她面前换成啥,她都会是那么直勾勾的看着。
对于这种“冥想”状态的患者,我知道怎么办——等。没别的办法,只有等。
大约几十分钟后,我看到她慢慢的回过神来。
我:“你好。”
她:“嗯?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来了一会儿了。”
她:“哦,干嘛来了?”
我:“之前电话里不是说过了吗?”
她:“我忘了。”
我:“那现在说吧:我想了解你的世界——如果你愿意说的话。”
她看着我反应了一会儿:“你不是医生?”
我:“不是。”
她:“原来是这样……那么你也打算做我的追随者了?”
我:“哎?这个问题我得想想。”
她:“好吧,我能理解,毕竟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不过我说完,你很可能会成为我的追随者。”
我笑了:“好,试试看吧。”
她:“坐稳了,我会告诉你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究竟这一切都是什么,包括所有怪异的事情、不能解释的事情,我都会告诉你。仔细听,你就会解开所有疑惑的。”
我:“@#¥%&☆!!!”这并不是我说的,而是我心里想的,因为她一下子点中了我的死穴。长久以来,我一直都质疑这一切,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但是却又发现不了什么不对劲。总有那么一些事情让我想不出个所以然,但是却从未放弃那种质疑的态度。也就是说,扎到骨子里了。一旦这个死穴被点上,就算我快尿裤子了,也绝对不会动一步,我会一直听完,直到我有了自己的判断为止。
但可以肯定我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好,你说吧。”
她:“你有宗教信仰吗?”
她这句话一下子把我从燃点打到冰点——没劲透了。她要是打算说某种邪教性质的教义或者胡编啥宗教思想,我决定立刻就走。
但我依旧不带任何表情:“没有。”
她:“嗯……那有点儿麻烦。”
我:“没关系,虽然我没有宗教信仰,但是我了解的不少。小时候因为感兴趣,所以看过很多。有关宗教你尽情说吧,我基本都能跟上。”
她:“哦?那就好,我就直接说了。佛教说:有个极乐世界;天主或者基督教不管怎么分教派,都会承认:天堂的存在;伊斯兰宗教也是极端教派还是温和教派,也承认:有天堂或者无忧圣地。道教从最初的哲学思想演化成一种宗教后,虽然并不怎么推崇天堂一类的存在,但是也有成仙进入仙境那说。听懂了吧?不管什么宗教,总是会告诉你有那么一个奇妙的地方存在。就算那些邪教也一样,而且那些邪教也没什么创新,都是在正统宗教上作修改或者干脆照搬罢了。要不那些垃圾教主宣称自己是某个正统宗教里的神、或者佛。反正都是一路货色:骗子。问题是:为什么那些宗教都会强调有那么个地方的存在呢?不管你怎么称呼那个地方。天堂啊,极乐世界啊,圣地啊,仙境啊。名称不重要,重要的是都会说那个地方很好很强大,为什么?”
我:“这个我想过,我认为那是一种思想上的境界,或者说是一种态度而已。对于那种思想境界不管什么宗教都是一个目标。就是说很多路通向一个地方,很多方式达到一种思想境界。我是这么解释的。就像柏拉图‘完美世界’哲学观点一样,只是一种哲学理论的思想体现,而不是真的有那么个地方。”
她得意的笑了:“好,解释的很好。但是现在你先记住我说的和你刚才说的,我们把这个放在一边,先说别的,最后再回头说这个。”
我:“没问题。”
看来刚才我是被那些邪教人士搞怕而错怪她了。
她:“我们说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吧。所谓的精神感应你知道吧?”
我:“知道。”
她:“如果精神感应这种事情,发生在两个人身上,虽然会很奇怪,但是也不是什么新鲜的。可是,如果精神感应这种事情发生在两个粒子上,你还能理解吗?”
我:“哎?!又是量子物理?你说的是无条件电运吗?”
她:“别紧张,我不想说那些什么物理,而且我也并不懂那些东西,但是我知道一些事情。那是我的一个学生一直不明白的,他是个物理专家,他告诉我的这些。”
(受字数限制,本篇未完待续)
日期:2009-10-26 21:42:00

我:“等等,物理专家是您的学生?”
她:“我的追随者之一。”
我:“追随您的什么?思想还是理论或者天分?”
她:“你会明白的,现在从八卦回到刚才的话题?”
我:“哦,不好意思。”
她:“那个物理专家曾经告诉过我,两个完全没有关联的粒子,会互相干涉。比方说粒子X和粒子Z吧。他们打算把粒子X发射出去,目标是粒子Z,目的是干扰粒子Z。但是,在把粒子X发射出去前,粒子Z已经被干扰了。而且,那种现象最后证明和发射后的干扰结果是一样的。就是说,粒子Z提前感受到了来自粒子X的干扰。”
我:“这个我知道,粒子的无条件关联特性,这种实验很多。还有把粒子A动能改变,粒子B也莫名其妙的一样会改变,诸如此类,太多了,只是没人知道为什么。”
她:“我知道。”
我:“啊?”
她:“别发出那种声音,没什么好惊讶的。我来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儿。”
我还是忍不住激动了一把,甭管她是真的知道还是假的知道,能说出这种话的人,至少值得让我去接触。因为我听腻了那些神啊,宇宙人在控制,还有什么法力无边的鬼话了。没一个能带一点儿理论依据的,动不动就照搬宗教和传说内容,连点儿创新精神都没有,真的听腻了。
她:“我们做个好玩儿的实验吧。你知道电影、电视中常用的蓝幕技术吧?”
我:“知道那个。”
她:“我们用那个来做。先找一条蛇。然后除了蛇头和蛇尾,其他中间的部分都涂成蓝色的,然后把蛇放到一块同样蓝色的地板上,再用摄像机拍下来,放给你看,你会看到什么。”
我:“我只会看到蛇头和蛇尾在动,看不到蛇的身体……啊!我懂了!”
她有点儿不耐烦:“我说了你别发出那种一惊一乍的声音。”
我:“抱歉,你接着说。”
她:“就是你刚才懂了的那个意思。蛇头和蛇尾之间,有涂成蓝色的身体联系着,只是在拍摄后的画面上看不到罢了。你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其实是存在的。那两个看似无关的粒子,其实只是一部分——我们能看到的部分。而互相作用关联的,我们目前却看不到。或者说:我们现有的仪器检查不到。”
我:“没错,不过你这个说法有个致命的问题:你还是在假设一种解释。同样的假设用平行宇宙理论和超弦理论也可以假设出来。”
她:“平行宇宙?超弦?那是什么?”
我:“你不知道?”
她:“我不知道,你知道?告诉我。”
我花了大约40分钟时间,简单扼要,并且不负责任的解释了一下那两种理论最最最基础的观点。
她:“我大概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不过两种理论也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且是很重要的。”
我:“什么问题?”
她:“那种解释仅仅限于某种物理层面,不能解释一切,或者没想过解释那些,只是就某个现象假设了一种说明。但是在别的方面,会出现新的问题,要不就是根本不能应用以及证明。而且在某些点上,我并不和他们冲突。”
我:“洗耳恭听。”
她:“实际上时间和空间都是我们自己下的定义,好像这是两回事儿,其实不是,都是一回事儿。”
我:“打断一下。‘时空一体’概念其实在相对论里面已经提出来了。”
她:“哦?那我不知道。不过时空这个词,还是一种合并的状态。因为我们还做不到跨越时间,所以对于这种结构概念很费解。我不认为时间和空间可以拆分。而且,对于多宇宙理论我觉得有点儿好笑。为什么用这个宇宙,或者那个宇宙来做区分呢?宇宙是很多个?这个数量单位本身就有问题。所谓的多宇宙是不存在的,我宁愿用‘这种宇宙’这个词来说明。你的过去、你的将来、你的现在,或者在遥远的一万亿年之后,以及在一万亿年之前,都是一样的,而且一直都存在着。”
我:“嗯?能不能再解释详细点儿?”
她:“就拿那个多宇宙理论说吧,那个观点没错,说宇宙有很多个,有些是唐朝了,有些是原始人,还有是和现在很像的,还有你早就死了的。是这样的吧?”
我:“嗯,是这样。”
她:“可多宇宙的问题就在于,那种观点认为很多个宇宙存在、平行。那种想法还是用时间来划分了。我再说一遍:其实时间和空间,不是两回事儿,是一体的,只是我们人为的从概念上给拆了。为什么拆了呢?因为我们对于空间、时间这个概念,只是因为自身存在于某一处、自身只能存在于某段时间,所以我们用这个来划分出了一部分:现在。也就是所以我们会一直用因果概念来判断事物。有因,才有果。但是现在由于科学技术的发展,我们发现了因果问题的重大漏洞——粒子的那种奇怪关联。然后就想不通了,为什么会那样呢?多宇宙认为是别的宇宙在影响;超弦理论认为只是一个粒子震颤产生的效果,而不是两个粒子。据我所知,还有一个什么全息投影理论对吧?对于那些,我只是觉得很有趣,但是并没兴趣。就好比你看到小孩子在玩儿泥巴,觉得很有趣,但是你并没兴趣参与。你告诉我的这两个观点,还有我听说的全息宇宙理论,其实都是一种很片面的看法。细想想看,这些解释也好,学术观点也好,还是建立在时间不同于空间这个基础上。并没有逃脱出那种认识上的枷锁。多宇宙或者超弦理论,还是针对一个现象做解释,并非企图做所有的解释。也正因如此,这些东西都是片面的,不能解释所有。”
(受字数限制,本篇未完待续)
日期:2009-10-26 21:45:00

我:“好像是这样……”
她:“没关系,你可以不认同,但是我现在就敢断定一点:因为那些学术观点或者理论,还是依托现有对于时间、空间的认知上的,那么这几种理论,一定会做重大的修正或者彻底崩毁。因为延续因果的这个概念,是一种狭义的定位态度,迟早会崩坏,所以依托在这之上的这些理论,肯定会像我断言的那样。当然你可以不信,不过我现在可以立下字据。你会看到那天的,而且不远。”
她说得那些,在我看来的确惊心动魄,但是她的表情极为平静。我知道那种平静的根源——自信。
我:“字据倒是不用立,我更想知道的你的看法。”
她:“这一切,过去的、过去的分支;现在的、现在的分支;将来的,将来的分支,其实全部都在一起。没有过去、现在、将来,不用我们的时间概念划分。听懂这句话,是最重要的。”
我:“听懂是听懂了,就像上下左右的概念一样,只是依照我们感受到的引力来定的,本身没上下左右。但是你说的这些全部杂乱的混在一起……我想象不出。”
她:“纠正一下:并不是杂乱的混在一起,而是一直就在一起,不可分割。也就是这样,才造成了我们的因果概念。其实抛弃把时间和空间拆开的那种观点,你会发现很多东西并不复杂或玄妙,很好解释。粒子为什么关联的问题,可以解决,因为本身就是一体的;两个人怎么就会有精神感应的问题,也可以解决,本身就是一体的;有时候遇见一些事情能发生的问题,可以解决;鬼魂,外星人,飞碟,超自然,甚至非线性动力关系,都能解释的清。为什么能解释清呢?因为我们只看到了一部分罢了,看不到的那些就是涂成蓝色的那些。其实这种看的概念,本身就局限于自身了。还有就是这一切,都是最基础的一种物质组成的,那么这些东西不管叫粒子也好,叫能量也好,或者用很基本的夸克来说也好,全部都是这些,没有例外。那也就是可以断定,所谓物质,其实都一样。你身体里有你祖先的物质,也有别人祖先的物质,也包含了你将来后代的物质,也有恐龙三叶虫的物质,也有太阳的物质,也有别的星系的什么东西的物质,都是一样的,没区别。再有,反过来看,所有那些解释不清的事情,都在证实我所说的是真的,而不是像那些超弦、平行宇宙一样,到了某个问题解释不通了。”
我:“我怎么觉得有点儿否定物质世界的味道?”
她:“正相反亲爱的,正相反,我是在肯定这个物质的世界。我很明确的在肯定这个物质的世界。不过,我认为物质是有尽头的。我们现在在拼命探索宇宙边缘,其实在探索的不是宇宙的边缘,而是在探索物质的边缘。等到找到宇宙边缘的时刻,那也就是找到了物质的尽头。这种宇宙,就是这样的了。再说回来,非得用数量单位的话,那么,所有的宇宙,所有的因果,所有的上下左右前后,所有的你我他,全部都是在一起的,就像一大块果冻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我:“是宿命论吗?就是个人无力更改什么,早就注定的?”
她:“你忘了吗?我说的不仅仅是一种过去现在将来在一起,也包括了无数种过去现在将来。你可以改变或者有新的选择,但是肯定是在这大块果冻里的——还在物质里面。”
我:“那改变的问题呢?怎么做出的改变?”
她:“这就是最开始我们说的了。还用那个果冻的比喻吧:那大块果冻里,会有很多很多极其微小的气泡,那些气泡,不属于物质,属于什么呢?”
我:“属于什么?”
她伸了个懒腰:“好累啊,我轻易不给别人讲这些的,我怕带来麻烦,结果还是带来麻烦了——两个医生精神科医生已经是我的追随者了。所以,现在那些人限制我活动,除了上班,只能呆在家里,哪儿也不让去。”
我:“那些人?谁?”
她:“医院的那些人,说我是危险的。”
我:“……好吧,你的确很危险。你的父母呢?相信这些吗?”
她没直接回答:“我爸信一部分,我妈认为我疯了;你后天有空吗?”
我:“哎?还带上下集的?现在告诉我吧。气泡、物质的尽头,都是怎么回事儿?”
她平静的强调:“我累了,后天下午我有时间,现在不想说了。”  第二天我啥都没干,疯狂的找资料——能找到的所有资料,我企图找到问题来推翻或者质疑她的观点。但是我发现,的确像她说的那样,所有解释不清的事情,都能用她的观点去解释清。或者说都是在证实她是对的。这让我很崩溃,因为我目前还不敢确定那就是我要找的真实,但是如果那是真实的话,我必须有足够的信心能够确认,否则我依旧会坐立不安,辗转难眠。
我很期待着那个后天。或者说,我期待着了解物质的尽头?不属于那一大块果冻的世界,到底是什么?
日期:2009-10-27 22:27:00

第四十八篇《果冻世界——后篇:幕布》  “我不是很清楚大多数人在受到那种全新世界观角度冲击后,会有什么情绪反应。不过我基本能想象大致几种。无非是:震惊;愤怒;不屑;嘲讽;谩骂;不解;困惑;赞叹;悲哀;质疑。也许还有更多吧?而我属于质疑的那种。这个质疑不代表不相信,而是需要一个认知过程。当然了,如果能从最直观的表面现象做个实例肯定会令人信服的。这也就是魔术师为什么在过去被称作魔法师、幻术师,同时还有可能为皇家服务的原因。”
“但是魔术,毕竟是魔术。当我们的技术发展到可以揭开谜底的时候,就会对此不屑一顾。不管那是化学也好,物理也好,手法也好,只要知道了,大多数人都会不屑。所以,我们不能责怪魔术师对于背后那个真相的保密。”
“但是,如果有一个永远解不开的魔术呢?魔术师已经不在世了,至今都没人知道那些是怎么做的,至今都没有谜底,至今都用无数种方法,无数种现代技术都不能重现,那么,那个魔术会不会成为传说?或者,那个魔术干脆就被否定:那只是一个传说罢了。”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被否定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因为,这是物质世界。”
上面这段话,是第二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说的。  在去之前,我花了一个多小时重新听了一遍第一次的录音部分重点。在进门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深呼吸调整心跳。这让我有点儿沮丧。
我:“你好,我如约来了。”
她还是盘腿的状态,不过腿上蜷着一只猫,纯黑,没有一丝杂毛。
她:“嗯,你想接着上次的听是吧?上次说哪儿了?”
我:“果冻里的气泡。”
她:“嗯?什么果冻的气泡?”
我有点儿崩溃:“要不,你再听一遍你上次说的?”
她:“哦,好。果冻那部分就成,别的就不用了,听自己声音有点儿怪怪的。”
在她简短、跳跃的听了录音之后,说了上面那段话。
我:“我有点儿懂你的意思了,你是说这个这个世界是物质组成的,所以也就需要物质来确定,否则就被认为是空谈?”
她:“你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没?”
我:“什么?”
她:“谁都明白,我们的认知,只是脑细胞之间那些微弱的化学讯息和电信号罢了,这个已经是被认同的了。但是却都沉迷在那些电信号和化学信息的反馈当中,不能自拔。”
我:“你是说那部电影吗?《The Matrix》,黑客的那个。”
她:“不,我要说的不仅仅是那样。你留意下会觉得很好笑。精神这个东西,我们都承认,但是不完全承认。被物质证实的,我们承认,不能被物质证实的,我们不承认。”
我:“说说看。”
她:“能证实的我就不说了,说不能被证实的吧。你想象一件事情,就说你想着自己在飞吧,别人会说你意淫,说你异想天开。但是你想象自己吃饭,只要不是什么古怪的场合,没人会质疑你。”
我:“你说的是想象力吧?”
她:“所谓想象力,源于什么?思维?精神?不管怎么称呼那个根源,想象力不是凭空来的,有产生想象力的那么一个存在。但是为什么会出现想象力呢?你会用进化来解释,就是在大脑里做个预演。比方说你是猿人,你去打猎,在抓住猎物前,现在脑子里想象一下,你该怎么怎么做,然后呢?你就按你想象的照做了,对不对?但是你想象自己伸手一指,猎物直接成为烤肉,那你会实现不了,你摇摇那颗并不是很发达的脑袋,然后努力往你能实施的部分去假想,去推演。逻辑上看是这样吧?”
我:“这个没问题啊,就是想象力造成的慢慢在进化在发展啊,有什么不对吗?”
她:“没有不对,但是想象力这个东西,不是人类的独有,动物一定也有。就说我家小白吧……”
我:“嗯?等一下,这只黑猫叫小白?”
她:“有什么好奇怪的?黑猫为什么不能叫小白?就说小白吧,如果小白犯了错,我揍了它一巴掌,它很疼,很不舒服,也许就会想象自己在神气活现的在揍我,或者想象自己没犯错。反正是在想象着什么。或者小白在抓兵乓球的时候,有没有事先在脑子里演习一下,然后确定怎么抓?我觉得应该有的。”
我:“猫去抓是本能吧?”
她:“下意识的?”
我:“……好吧我输了,下意识也是思维的一部分,也源于精神方面的那些。”
她:“嗯,现在问题出来了,这些思维,肯定是行为的提前预演。如果你很排斥猫的思维这种说法,就不说猫了,那么就说人。这个你不会排斥了吧?人的很多行为都是用思维预演的,而预演的基础是经验,我们通过活这些年积累下来的经验。但是,这个经验还是物质的。你知道狼孩、猪孩的那些例子吗?”  (受字数限制,本篇未完待续)
日期:2009-10-27 22:29:00

我隐约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我:“知道一些。”
她:“说狼孩吧,那些生物学家说人类现在的四肢构造不适应野外环境了,而且不能适应四肢共用的奔跑,但是狼孩的出现,抽了他们集体一个大耳光。狼孩用四肢跑的飞快,不比狼慢。甚至犬齿也比普通人发达,而且最有意思的是,尿液里居然会有大量的生物信息素,那是犬科动物的特有标志;狼孩鼻粘膜细胞也很发达——就是灵敏的嗅觉。这是什么?一种适应对吧?为了适应而进化或者说是退化。可是根本的原因,他,认为自己就是一只狼,精神上的认可,直接支配了肉体。”
我:“狼孩都是这样吗?”
她:“我查过,几个狼孩都是这样,如果不用狼抚养,换成别的呢?我很想知道,如果一个婴儿,出生起就被外星人抚养,而那些外星人会飞,而且也告诉那个婴儿:你就是我们中的一员,除了长得不一样,我们都一样,那会不会这个孩子长大就会飞了?”
我:“你还是在假设。你可以假设他飞起来了,我也可以假设他飞不起来。”
她笑:“我是在假设,你不是。你是在根据经验判断。你根据自己的经验下了个定义,而我是在根据狼孩的那些,来假设更多的可能性。好吧,飞不飞的问题不说了,就看狼孩的例子,你现在还不认同精神的强大吗?”
我:“呃……认同了,精神很强大。”
她:“精神可以强大到改变肉体,能够把需要很多代才完成的进化直接否定,根据需要来调整肉体。可是问题再一次出来了:为什么我们的精神,反而又受制于肉体呢?而精神是怎么来的?死了后怎么失去的?是不是真的有灵魂?那到底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
她:“精神,依托于物质而存在于物质世界,但是并不同于物质,也不属于物质世界。精神,就是那大块果冻里的微小的气泡。”
嘲讽了我一天半的那个问题,终于揭开了面纱。
我:“唔……物质的尽头,是一个精神的世界吗?”
她:“还记得我们前天说的那个吗?几乎所有宗教都提到过的那个‘圣地’,其实那是一种精神所在地。但不同于在这个物质世界所想象出来的那种精神,或者说用物质来看,精神的存在地,是超出物质界限的。精神,存在于不存在之中。”
我:“我想想啊……说白了就是:精神存在于无物质当中?那不是很飘渺吗?”
她:“用物质的状态去理解,用物质当中的这个状态去理解,是这样。但是,我们却有同时认可着存在于物质中的精神。也就是说,这个精神不依托在物质上了,就不承认了。那么,我们认可的到底是物质还是精神?”
她把我问住了。
她:“更大的问题是,我们认可的精神,却又因为物质的原因去否定精神。为什么?这么矛盾事情,怎么就会发生在物质世界呢?你用什么解释?平行宇宙?全息宇宙?超弦理论?或者其他什么学科?”
我:“嗯……这个……”
她:“平行宇宙的问题在于努力想用‘现在的时刻’这个概念去划分过去现在将来;全息的问题在于还是用物质去证明物质;而超弦更夸张,干脆否定那蓝幕前的那条蛇,认为那只是幻觉,其实蛇头蛇尾都是一种东西穿越过时间,在用肉眼看不到的速度来回窜。这些不管怎么说,都是限制于物质的,并不是对于物质的探索,而是用物质去证明。所以,我看不上那些,所以,我不接受那些。你明白了?”
我:“但是证据……”
她看着我:“我说的证据已经够多了,我记得那天说过,用这种方法,没有不能解释的事情。你也是过去,也是现在,也是将来。你的精神,可以想象过去,可以分析现在,可以预演将来,但是你的精神又被肉体限制的,所以你没办法用现在的眼睛,去看到将来。也所以你的肉体把现在反应给你,造成了一种循环状态——你的精神不属于物质,但是却受限于物质。因为你的精神不属于物质,所有也就只能依托于物质才能感受到这个物质的世界。你还是不明白的话,我可以打个笨拙的比方:还是那大块果冻,一个微小的气泡受限于当中,被果冻的周围挤压成一定的形状,但是这时候气泡滑动了,滑到另一块区域了,那么气泡的形状就会根据周围的挤压变成了新的形状。这个小气泡的对于周围的认知,受限于自己的形状,外面呢?是什么?这一大块果冻的尽头是什么呢?”
我坐在那里啥也说不出。
她:“我这个比方极其不恰当,但是假如你真的听不懂,那么就这么先理解着吧。所谓‘圣地’的存在,绝对不是在这块果冻当中想象的那样。在这块果冻当中,你能到达一个大气泡,就已经很震惊了,但是当你彻底离开果冻的时候……你能明白吗?”
(受字数限制,本篇未完待续)
日期:2009-10-27 22:31:00

我:“我应该明白一些了。你是说我们的世界,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以及相差多远的距离,其实都是物质,都是一个整体概念,用时间和空间来划分,是一个重大的认知错误。因为身处在某个状态,才会对于周边的现状产生一种假定的认知。而脱离了果冻的话,仅仅用气泡是没办法表述的,因为不是气泡了,完全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之前的一切都没任何意义了。是这样吗?”
她皱着眉在嘀咕了一下我刚刚说的:“大体上吧……虽然不是很完全,大体上是这样。”
我:“问个别的问题成吗?”
她:“嗯?什么?”
我:“你知道你的追随者自杀了几个吗?”
她:“2个。”
我:“你认为是你的责任吗?”
她:“一部分是我的责任,但我不承认我说的这些而产生的责任,而是:并没弄懂那些人到底吸收了什么,才是我的责任。”
我:“怎么讲?”
她:“我说了我知道的,我没办法控制别人的想法或者控制别人的精神。我也不想那么做。我承认有一些追随者送我钱,送我房子,送我别的什么,但是我都拒绝了。我没兴趣弄个邪教教派出来。不过,我只能说这世上有太多人不能明白问题的根源了。假设我说的是佛教,他们自杀了呢?我说的是基督教,他们自杀了呢?据我所知,为了宗教自杀的人不在少数。为了证明他们心诚,其实反而那是一种迷惑的状态。记得一个精神病科医生自杀前,曾经对我说,很想看看物质之外。我当时真的懒得解释了。如果我想的够多,应该问问他打算用什么看?眼睛?但是我没想到他会那么做。也正是那之后,我再也不用种子那个比喻了。”
我:“什么种子的比喻?”
她:“我不想说。”
我:“我很想知道,你也看得出,我是那种质疑的人,对于你说的那些,我并没有完全接受,我也有自己的观点自己的想法。所以,你告诉我吧?”
她极其认真的看了我好一阵:“我曾经对他说:埋葬一个人,意味着死亡和失去。但是埋葬一颗种子,代表着全新的生机即将开始。”
我:“原来是这样……那个医生理解的问题。”
她表情很沉重:“人的精神,其实是很复杂的,而且根据认知和角度,会产生无数种观点。假设我说我喜欢红色,有人会认为我喜欢刺激,有人会认为我在暗示想做爱,有人会认为我想买东西,有人会认为我其实饿了。但是我并没那么多想法,我就是喜欢而已,说出来了。你要是非得用潜意识和什么分析法去分析,我也没办法。对于我跟你说的这些,我只是说了,至于你之后要自杀,要上吊,要结婚,要出家,都是你的判断,不是我的。再次用种子来说明的是:我种下了,不代表我要呵护着发芽后的那一切,我也没责任、没义务、没精力去照顾那些。我只是种下了,而已。更多的,超出我的承受能力了。如果没有那种承受能力和辨析能力,最好什么宗教都不要信,否则信什么都是会出事儿的。”
我:“这的确是个问题……”
她:“我说了:精神,不属于物质,谁也没办法去彻底的控制。如果能控制,只能证明一点:那个被控制的精神,是很脆弱的存在于物质当中。”
我:“你对此很悲哀吗?”
她想了好一阵:“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精神,可以让你决定自己的一切。但是你非要认为物质束缚自己了,那谁也帮不上你。物质之外,不见得是好事儿,当然也不见得是坏事儿。现在对于这点,我也没办法判断到底是怎么样的。因为我只是看到了,并不是一个体会者。存在于物质了,那就存在着吧。而好奇想弄个明白的人,就去研究好了;惧怕未知不想问为什么的,那就不去追寻;现在没决定到底是不是去探索的,那就先犹豫着。没人逼着你去做什么,也没有谁好谁不好的标准,没有怎么是聪明怎么是愚钝的衡量。精神是随心所欲的,那就真正随心所欲吧。在最低落的时候,可以开心。在最得意的时候,可以悲伤。这些都是精神带来的。而不是物质带来的。所以我告诉你,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我没办法用物质的比喻来彻底的演绎精神的问题。我只能揭开魔术师身后幕布的一点点。剩下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小白懒懒的抱着她的腿,把下巴枕在她的膝盖上,愣愣的看着我。我能看到它的眼睛在闪烁。
我:“谢谢你,我吸收了。”  大约一个月后,某天中午突然接到她打来的一个电话。
她:“还追寻着呢?”
我:“嗯,继续着呢。”
她:“你的好奇心没有尽头吗?”
我:“你对于我好奇心尽头的好奇心,也没有尽头吗?是什么让您想起我了?”
她:“就是因为你的那份好奇心,无意看到一句诗词想起你的。”
我:“谁的?哪句?”
她:“纳兰容若写的那个……”
我:“嗯,知道了,‘人生若只如初见’。”

上海餐厅(二)

  • <!–61985195|1755028|上海新吉士酒楼(太仓路店)–>一个真正的上海味道!

我曾经是如此的偏见,没有享受我的第一次上海之旅,在这一次旅行之后,我会真的在上海花费较多的时间。食物!人们!食物…

我去过在上海有几个分店的新吉士酒楼(新天地门店)。这富丽堂皇的餐厅是一个显著的上海风味连锁餐厅,门店遍及中国、日本和台湾。食品精湛,菜单的特色是有经典上海菜的广泛选择。
外婆红烧肉是一定要尝的,它是慢慢炖煮而成,非常入口,超级好吃,真正的上海风味。一场美食盛宴通过一些旧式的盘子被提供。在过去的两天中,我在上海吃了红烧肉(酱油肉)这道传统的上海菜,并且深深的喜爱它,然而,在新吉士酒楼它品尝起来显然更加好吃。完美平衡的风味和质地和甜化入口中猪肉脂肪,吃肥肉从未如此愉快。
服务并不是太好了,服务员有一种“我并不是太讨厌”的态度。然而,这并不足以阻止我渴望在次回到这个餐馆。(www.perfyi.wordpress.com)

  • <!–128191909|1803852|威斯汀大饭店–>Sunday brunch很好,但是很拥挤

优点:食物很好,生蚝,龙虾,鱼子酱和法国凯歌香槟。缺点:早午餐太大份;服务也不好,考虑到加了10%的服务费在里边。可以续杯,香槟或者水;或者叫人清洁餐盘是令人失望的。我认为这是因为那里的人不是被分配到特定的餐桌,他们只是到处走走,如果你有幸让他们看见,你就会得到相应的服务。我和经理说过,并且拒绝支付额外的10%,他也同意撤除。如果你们也有同样感受的话,我建议你们也这么做。不过我也确实要建议你们去这家上海的奢侈的Sunday brunch
我仅仅希望他们的服务也达到相应的标准。


  • <!–122098860|1218786|上海马龙美式酒吧(铜仁路店)–>最好的看现场流行音乐的地方

这一贯是最佳的休闲啤酒和看现场音乐的酒吧。马龙是个典型的美国风格的体育酒吧。我不会称它为一个家庭聚会地方 因为有很多女孩在晚上工作 这很滑稽我如何帮助他们一把当他们走近我的丈夫的时候不知道我们在一起

然而,我们喜欢的乐队,女歌手已经改变,但我们仍相当坚持。舞池在晚上11时30分变得拥挤。你可能会惊讶,食物很不错。试试排骨—-我在上海最喜欢的

  • <!–129211107|2409579|上海希腊餐厅(虹梅路店)–>可靠的食物,做的很好

通常,“国际”菜肴在中国做的不怎么样,但这里的菜和我们在世界上其它地方吃的一样好,包括希腊。

我们点了希腊烤茄子和孜然羊肉串。白酒挺好喝的,楼上有开露天座位,这真的创造了一顿美好的饭局。

  • <!–122627663|2394347|步睿客酒吧–>很好的酒吧氛围和乐队

步睿客酒吧是最近才开的,我和同事一起来了这里。我在当地餐饮杂志上看到关于它的评论,觉得它看起来很漂亮,所以选择来这里我真的很开心。这是个可爱的酒吧,或者说是餐馆,嵌在桌子里的签名啤酒龙头真的很漂亮别致。在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你肯定不能游这样的体验。

食物就是普通的酒吧风格,是亚洲食物的味道。都很好吃,我很喜欢那个烤排骨。

晚饭过后,夜色降临,乐队就出现了,他们真的很棒……很多歌曲并且他们与观众的互动很好。乐队唱完后我觉得你可以上楼来黑夜俱乐部……了不起的演出地点啊,还有上海极棒的夜景可以看

我肯定还会再来的。

  • <!–47963370|940844|上海荣日本料理(华山店)–>高品质日本自助餐料理每人仅150人民币

2009年10月20号(周二),一个上海的朋友携全家邀请我一起在这用餐。靠近上海酒店,在2楼一个小店里。我一来上海这朋友就跟我提了,搞得我口水流了一地。

餐厅内部装修是典型的日本居酒屋。2个小时150RMB一个人,敞开肚子吃。我们点了2份生鱼片刺身,2份海胆和鱼子酱,铁板烧。相当的新鲜,值了!

整个用餐过程中我那朋友一直说太值了太值了,搞笑的要死。

  • <!–120001380|1231251|满迪牛排馆–>玩的开心,牛排美味

听朋友说这儿的牛排不错,就准备尝试一下,果然不虚此行。殖民地时期的建筑,地方很大,木地板,有浓厚历史气息。靠近楼梯(是上楼梯过来的)的餐桌,被展示柜的灯光照的有点亮。因为我们抽烟,他们就把我们安排到2楼一个圆形大厅比较私密的地方–位置不错。

这次用餐经历有意思,菲律宾弦乐乐队迎宾(之后巡回演出,表演曲目有Sinatra和Lady Gaga的)。员工都是中国人,他们只能说一点英文(男性员工很细心而且很专业)。气氛很轻松有趣。经理是个澳大利亚人,很礼貌,友好,甚至还送了我们免费甜点。

最重要的是,吃得很棒–鲜嫩多汁厚牛排,种类选择颇丰。我们点了一个2人份的上等腰肉牛排(见图片)——40盎司,做的相当完美。酒的种类就不多了,但还说得过去。牛排主要以盎司为单位点的,作为一家不错的牛排店,鸡尾酒,美食和其他酒品的价格还蛮合理的。

如果想在上海体验一次独特的牛排大餐,我觉得这家店太棒了,值得一试。

 

上海餐厅(一)

  • <!–118021190|1536073|上海酷圣石(环球金融店)–>仿佛身在美国!

住在一条街上的酒店,我便去了这家餐馆。这家几乎和我在美国去的那家一模一样,非常不错。这家的消费很高,尤其跟这地方其他的饭店相比,它消费贵很多

  • <!–118030877|1219819|Vedas–>如果你在找上海最棒的印度饭店,就去这家吧!
    我们来过这儿几次了,这家饭店是我们在上海最喜欢的一家。我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印度菜因为我觉得印度菜口味太重了。我们第一次去吠陀是在周末,去尝尝他们的周末中午自助餐(所有的食物都能吃)。恰到好处的美味让我感到惊讶。虽然挺辛辣,但是让我有了美妙的体验,以至于改变了我对印度餐的观念。现在这家店成了我的最爱之一。从那时起,我去了其他一些印度餐厅,我不得不说它们都让我感到失望。因为它们跟吠陀比起来在品质和口味上都相差甚远。至今,在澳大利亚我都没找到一家能比得上吠陀的印度餐厅。。。。。。吠陀的装修不是很花哨,但是非常时尚而优雅,很干净。员工很不错,尤其是2个印度服务员,他们是我遇见过的最礼貌的服务员了。他们人很好。我和父母跟印度老板私下是朋友,他们非常有个性,而且热爱他们的餐馆事业。

    我强烈推荐大家去这个地方尝尝。老板一家最近搬家去了印度尼西亚,不过他们还在经营着这家饭馆。

    如果你从菜单上单点,价格会挺贵,不过周末的中午自助餐很值,价格是150 RMB

  • <!–130026670|2457163|Nolita–>上海最棒的意大利餐馆!

我去过上海很多的意大利餐馆,这家是最为突出的赢家。服务相较中国标准来说非常周到,食物的品质和性价比都很高,酒水的价格也合理。披萨是正宗的意大利风味,又薄又脆还有足量的馅料,让你感觉很满足而一点不腻。

  • <!–96447587|1114366|上海GLISMATTEN瑞士火锅屋–>泰康路舒适惬意的饭馆。

食物很可口,员工很热情,环境有家的味道。是聊聊天,吃吃喝喝的好去处,或者逛完了泰康路累了去歇歇脚也不错。他们的一大特色是奶酪火锅,非常美味。这样一个小餐馆消费很高不过大概是因为在旅游区域。或许什么时候在泰康路的时候,我们还会再去。

  • <!–25127332|965996|Casa 13–>这是个非凡之地,靠近城市,你应该去尝尝这儿的美食。

我们在上海度假的时候去了这家饭馆吃饭。

我们听取了北京一个人的建议来的这里,所以我们以为这里肯定不错。

我们没有失望——15元的打车钱就来到了卡萨13.

美好的气氛,周到的服务。

照片能说明一切。

我们要了3道菜和饮品,花费大概130澳元(RMB780)

作为开胃菜的鸡肉串让人垂涎三尺。主菜是羊排和牛肉。

甜点是最棒的。确保自己留点胃口享用巧克力岩溶蛋糕和冰淇淋吧。他们做这个要15分钟,不过非常值得等一等。

记得一定要跟女店家Rowdee打个招呼。

  • <!–121021505|1400424|富–>富不再是韩国餐馆了,变成了日本料理。

根据到到网上的评论,正在寻找韩国饭店的我去了上海徐汇区宋园路79号的富。作为在欧洲长大的韩国人,我对这个地方中文和日文的标示,而非韩文非常震惊。我想大概是去年改变的。

根据一些中文和英文我看懂了,他们菜单上有一些英文(不是所有菜都翻成了英文)。

迎宾非常温暖,食物很好吃。他们的清酒和三得利啤酒是不错的选择。

服务很友好迅速,但是你最好懂点日本料理,不然选择就局限了。

  • <!–129887858|2394353|上海狠牛独创牛肉面馆(富民路店)–>好吃的面条,朴素的环境。

我们去了1933年建筑里的狠牛独创面馆,一个尚未改造的空间。 中饭非常棒,芝麻蔬菜面是我吃过最新鲜美味的了,酸辣牛肉面的牛肉又薄又多,汤很鲜,牛肉极具风味。酸梅汤和金桔汁都很不错。喝瓶啤酒,2个人消费大概在20美金或加元。还有比这更好的么?

 

无锡餐厅

<!–129846037|2700011|Trattoria Ferrara–>发现这家餐厅是个惊喜

美味的食物、友好的员工, 菜单不错,价格也合理。

强烈推荐,尤其是这么多年以来, 我们一直在无锡找一家像样的餐馆,终于找到了这家。虽然他们才开了3个月, 我希望他们再接再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