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

1.

6月上班一周不到之后便告请假,一心一意投入到论文的伪创作中去。如前文所讲,老倪对我等的懈怠已经产生了严重的不满情绪,虽然在电话里以及当面沟通时不会表现出来,但是他会在我们背后讲给其他同学听,然后通过第三方将这种不满传达给我们。这当然会让我感到不爽。可是,确实是我们有错在先。咬咬牙向林经理请了一周的假。事实上,经过后来的若干次延期申请,整个假期持续了3周。面对公司那边以及学校论文两者的夹攻,有时心里会不知所措。原以为论文只是走走形式,事实并非如此。答辩之后,结果不是很好,让我心惊了一场。最后,只能通过反反复复地修改来弥补,期望老师能高抬贵手。

当时写二专论文时的懒散,被那个留日的我认为有些装逼的老师含糊其辞地责骂,以至今日的延迟答辩并至岌岌可危,让我不禁想问自己何时曾认真地去做过某件事。

2.

照毕业照,遇见外国语学院一位可爱的女生,合照一张。其实并不是我自己要求的,当然更不是她要求的,而是平哥替我要求的。o(╯□╰)o如此可爱迷人的女子,为何等到现在才让我遇见?早知外国语学院如此女多男寡,我们班级男多女少,我又何必独守空房至如今?悲了个崔的。

3.

大一刚来时候,痴迷于互联网以及相关的杂志。那时心里有个宏大的远景就是,有一台自行车,一个手机,一台相机,一个laptop。工具是人体官能的延伸。到如今,一切的该有尽有,但是内心并无多少满足。相反,自己可能已经陷入过度追求物质的窠臼。想了4年的apple,终于在毕业之前实现——一台Macbook pro。渐渐发现,目标的实现并没能带来多大幸福感受。谈到感觉的话,仅仅是出于对物质占有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