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电脑

凌晨二点二十五,结束乔治·奥威尔《1984》。“他热爱大哥。”

上午坐车再次来到县里,陪弟弟买电脑。在联想店内偶遇夏小姐和陈公子,一番惊喜。最后提着联想家悦一体机打道回府。途中,司机秀艺,愣是把弯弯曲曲的荆江大堤当成了F1的赛道。乘客险些飞出车外。到家,全身发热,手心冒汗不止。

牛刀初试,意外不断。先是键盘接触不行(不敢相信lenovo还在用老式的ps/2接口——您用也罢了,但是好歹给个usb备用噻),后来开机黑屏。如此反复,一键恢复功能在半个小时之内使用了2次之后,才算有惊无险地开了机。

想起小学时候的一篇课文“我家还缺啥”,家用电器全都好了,生活富足了。

我们经常开玩笑说:“你家还缺德!”

今天买票

早上8:00的车,下午5:00多才回来。从这里坐车到县里,停停等等,还有堵车,各种状况不断,花了¥24+3h才到县里。

这次又是运气好,我到的时候表姐已经排队到了售票窗口前面(之前排了3h),等我赶到,马上把学生证、身份证递给她,最终顺利地拿到了汉口——无锡的动车票。

但无私奉献的表姐再次倒了大霉,买到的仍然是一张站票。武汉到厦门,要很长很长的时间呢。从她仅有的几次购票经历中,我就没有发现哪次是正儿八经地买到了坐票的。悲哉!

出了售票点,听表姐说,要不是为了给我买票误了时间,那最后的一张加班车车票就是她的了——虽然时间长点,但至少有座。表姐,我对不住你啊!

不过表姐心理素质倒是一直不错,相信有了之前好几次的无座经验之后,她能够很快地接受这个现实的。O(∩_∩)O~

回来的车上,看见一个人,像极了Ly。尤其是眼睛和嘴巴,当然还有发型。当时真想冲上去问一问她是不是Ly的姐姐。但是,Ly或者Ly的姐姐又怎么会跑到我们这边来呢?

或许从来都只是一厢情愿。
CIMG1195

石岭往事(一):数数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学习乘法口诀表。一日数学课上,老师点一位同学起来背诵“九九乘法口诀表”。该同学惴惴不安地站立起来,开始了背诵

一一得一,一二得二···三五一五,三六一八···

背完,老师诡异地望着同学们:“×××同学背的对不对呀?”
“对!”我们异口同声。
“还对?!”老师怒了,“我什么时候教你们把15读成‘一五’了的?”
“应该读成‘一十五’!她背的全是错的!”
OMG,同学们大梦初醒:这都不行?
时隔多年,数学老师周某早已卸甲归田。而那位同学则已为人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