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信托是个坏孩子”?

原文地址: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407563

中国信托业在82年、85年、88年、95年、99年前后经历了五次大的整顿,从近800多家缩减成60多家。每次宏观调控后,信托业都会出现大的问题(这一轮房地产调控也可能造成地产信托兑付困难),可谓“屡教不改”。关于其中的潜在风险,@海洋兄的分析很有道理。

我想推荐一篇信托业内人士孔方的文章“无从信任,何来托付?”,可以解释信托业各种乱象的根源:

笔者进入信托行业的第一天,就听说信托业有“金融行业的坏小子”之戏称。当时觉得这是人们对信托敢于创新、敢为天下先的觊觎,对信托业大赚其钱“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一种心理,但是从业三年来亲历的种种行业乱象,使人无法不从“信托”的根本命题来思考这一评价。

 

业者都知道,目前国内主流的信托产品,其实都是融资类金融产品,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信托,我称之为“反向信托”。信托的本源,是“正向信托”,即“我信任你,我把某些资产托付给你去运营和打理,到约定时间你给我一定收益”,受托人背负着信托责任。而“反向信托”呢,则是一个房地产商、一个矿主、一个企业家、一个上市公司等等,找到信托公司,要融资,拿一定资产抵押或信用担保,信托经理设计包装一番,然后向投资人发售一般100万元一份的投资份额。形式上,是这些购买份额的投资者信托了资金给信托公司,信托公司去运营和打理。背后实质很明显:帮那些融资人融到了资。

 

请注意: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信托公司从谁手上赚钱,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从哪收钱,就天然的要协助和维护谁的利益,信托公司无法中立,而是和融资人穿一条裤子。信托公司及其信托经理经常为了促成某些业务,赚到可观的信托报酬和业绩提成,甚至收受融资人的“好处”,而放松对项目资质的审核、甚至弄虚作假,利令智昏。

 

某些信托经理的尽职调查马虎到什么程度呢?举个例子,某信托公司刚成立的2亿元规模的山西矿产信托,被业内质疑,记者跑到融资方的所在地,走访并调阅该融资方公司的工商资料、年检信息,发现该公司连续三年零纳税,零收入,巨额负债,这样的公司也能发信托,实在是挑战了信托行业及其监管的底限。一位信托老总对笔者说,某些信托产品对融资人完全不设防的风控,是对投资者最大的亵渎。

 

信托公司与融资人穿一条裤子到什么程度呢?某上市公司股票质押信托,由于已经跌破补仓线了,按照信托合同应该要求融资人,也即上市公司大股东往信托计划里补现金或补相应的股票。但该融资人不愿补,就和信托经理商量,“宽限我们几天,我们找人把股价做上去”。笔者认为,这是严重违反信托合同的,到补仓线就必须补,没得商量!否则数十个投资人的利益谁来做“看门狗”?他们没有融资人财大气粗,无法像融资人那样请吃请喝,但他们才是信托的真正的衣食父母。而且大股东的做法涉嫌操纵股价,这需要另文讨论了。

 

当前艺术品信托所呈现出来的乱象,由于一些信托行业以外的原因被率先激活和释放,比如“38号文”(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清理整顿交易所导致艺术品变现交易的重要渠道受阻,或使艺术品近年疯长的价格进入一个自然的调整周期,整个资产价格泡沫进入破碎的通道。可以想见的是,房地产信托、矿产信托、林权信托、股权信托的疯狂走俏背后,越来越多的“问题信托”会浮出水面。

 

希望从业者看到自己的产品被揪出来质疑、被监管机构处罚的时候,不要骂娘,因为是你们率先为钱出卖了灵魂。信托业发展的基石不是去喝酒拉客户、跑银行私行卖产品,而是亿万投资人的信任。

 

无从信任,何来托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