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班

诸事不顺。一群小屁孩在家里吵闹,玩我的iPad,吵得我不能睡觉;洗澡之前衣服裤子全脱了,结果发现点不燃热水器;去公司值班半路发现没带钥匙,于是原路返回。
出门之前,三舅说我穿的像疯子——一双国产人字拖,运动短裤以及夏天穿的T恤。一路上美女不少,感觉都在对我笑。经过苏荷酒吧,一片灯红酒绿,这些人啊,真是腐朽,我在心里小小地鄙视了下。
到了公司门口,保安哥说你是楼上做外汇的吧,我说是。接着还帮我按电梯,到这里我心情已然舒畅许多。

看海

經常看見長江,這次卻是第一次見海。公司組織的週末活動,在西沖和楊梅坑海灘。燒烤,足球,拔河,下海。燒烤很失敗,因為沒人會烤;拔河很受傷,因為來了3次;下海不夠爽,因為水深才及腰。沙灘上搭起了無數個小帳篷,有美女,有小孩。夜幕降臨,還真是個野戰的好地方。

週一二休年假,呆在家,兩天沒出門。

週三上班,一天下來,感覺腰快斷了一般,早早收拾搭地鐵回去了。

以上。

秋至

在三舅家吃着午饭,小鲁同事一个电话打过来找我去打球。

来深圳这一年,就打过一次篮球,上场10分钟就退了下来。今天是第二次,看来得慢慢适应啊。现在的工作(生活)状态就是24小时BB不离身,时刻QQ在线,怕客户有事找不到人。

闲暇时间就上优酷看看《晓说》《罗辑思维》,上人人影视搜索一下新片——比如说最近刚出的美剧《性爱大师》。

最近一年多看书挺少的,ipad上卡萨诺瓦的自传《我的一生》还是没有看完。不过也无所谓了,以前看书,现在看人。

下午2点,上梅林B出口,集合。

地铁见闻

我面对地铁车门,忽听得右后方传来一中年男子的声音。扭头一看,原来是对着他面前的老人家在讲话。只见老人家不停地点头。听对话内容,老人家已经80多了,中年人说不可思议,看不出来,尤其是是在深圳这种到处「有毒」的城市而言。中年人自述孙子已经6岁。说,我在马来西亚等国见到的有钱人都是特别低调,中国人不是,那我不太一样了。我仔细看了一下中年人,看见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两个金黄的戒指,一个套在第二指节,一个在第三指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