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批判(1)

经济学中有许多假定,这些假定正是整个经济学大厦的基石。无论这些“假定”“假说”经过后人抑或实践的验证,被证明是多么的不合理(或者“理想化”),我们很少听到有人能够有勇气站出来,为我们这些初学者严肃地指出其局限性哪怕是部分的不合理性。

    大学里学经济接触的第一门课就是《西方经济学》。《西经》分为微观和宏观两部分。而且在教材的编排中,微观被置于宏观之前。总体来说,西方经济学对经济现象的研究是由个体而群体、局部而整体的。

    各种科学里,最复杂的研究对象莫过于人;人最难了解的莫过于人心——故有“知人知面不知心”一说。可是,微观经济学就是要以这一最难下手的部位作为其理论体系的切入点。幸耶?非耶?

    那就让我们从下面开始吧!

    消费者的行为从一开始便成为了微观的研究对象。基数效用论和序数效用论就此应运而生。贯穿于两者的一个核心就是“效用(Utility)”。与之相关的——也是经济学里的第一个——假设成为了运用西方经济学构建后面理论的一个常常被忽视却又习以为然的隐晦前提。“理性经济人”,其内容是:每一个从事经济活动的人都是利己的。“经济人”消费和从事其他活动的唯一目的就是获得效用最大化。无论是基数效用论还是序数效用论,通过“效用”的穿针引线,最终都推导出了举世闻名的“需求曲线”。

经济学批判(1)》上有1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